all周用的号
不定期失踪

关于

【all喻】鸟群还未起飞(上)

(一) 01喻文州照例穿过那个小花园——一条看上去没几人知晓的捷径,虽然从这走要翻过算不得很高的铁栅栏、衣角沾上几滴晨露。


  花园里的铜质雕像——那是只不明寓意的飞鸟,翅膀折着,以一个扭曲的姿势卧在积年疯长的草丛中,铜绿是几乎爬满身的。是年久还是疏于打理的缘故,喻文州在最初发现这个花园的时候还歪着头探究过许久,艺术门外汉不知什么印象派和浪漫主义,于是问题被搁置到沾满灰尘的角落,终于不再被忆起。


  他刚刚从漫天飞永远着不了地的工作中脱身,天色渐暗。


  风是很凉很凉的了,加上头顶叶纷纭着飒飒,他裹紧了衣衫。


  可惜还不那么想回家,喻文州想到一个彼昔光明温暖的轮廓,眸...

江苏考卷:语言
拒绝写完,提前交卷了!
        周泽楷一如既往地沉默着,而黄少天正在锲而不舍滔滔不绝地向他展开攻势,试图用亲身行动来展示语言的妙用和巨大的影响力。
  然而似乎有些失败——在闷葫芦身上收到的挫折简直超过了挫折的意义本身。
  “语言丰富生活,语言诠释生命,语言传承文明!一切都可以通过语言来解读,只要我们人能够凭借想象到达的边界,我们就能用语言来指代它们,没有语言,就相当于砍去了鹰的翅膀!周泽楷你想想,你为什么不试着多使用一下这伟大的自然赋予人类最最有力量的武器?说话呀周泽楷”
   ...

那个。。。。关我的小可爱们,打扰了

我想问一下假如我那篇mud flow 里面写到小周大开杀戒

(杀的是跟真人别无二致的仿生人)

会不会算ooc

是没有理由,属于释放天性的那种

写着有点怕。。。想改但有朋友说还行啊

参考下意见,求评论!

mud flow(3)

大概是个长篇

 本章讲设定,没有任何实际情节推动,诸君自便。

长久未更,属于复键,还请见谅 

11


  周泽楷是这个乐园的顾客——乐园是人类的乐园,即使这里的仿生人容貌与人类别无二致,他们却都只是待宰割的羔羊而已,顾客有着无上的权力收割走他们的“生命”。


  毕竟,他们是没有生命的。


  这是许许多多怀着所谓“仁爱之心对待机器”念头最初激烈反对乐园概念的人们,被极有远见的乐园管理层邀请他们入园实际调查之后,所强调的一个理念。


  乐园的全称叫荣耀乐园,在2092年进入人们的视野,那一刻起它就是璀璨夺目到所有国家的商业教科书都必须记载的伟大公司伟大项目。


  ...

喻队18岁生快!!!!!

同志们别指望喻周车了
不在这号上
并且…没有车…

还有三个半小时喻队生日…
我才码了三行字…
留下了绝望的泪水
要不码肉得了(这个应该还快点…)

all周 what I've done(1)

  

(1)

“欢迎来到幻想空间,在这里,神赐予你一切。”

同样一个声音,在六个人的耳边回响,无垠的空间荒凉而苍白,不断重叠而来的声浪淹没了他们。

他们晕了过去。


第一天

傍晚


周泽楷

周泽楷在这里搜索了很久,还是没有发现一点食物的踪迹。


  

这里显然不是现实世界,依据梦中梦或许能够解释,但是他也不知道破解什么电影中才出现的清醒梦的方法。


  

最直观的感受只是:他饿了。


  

此刻他只想揪出这里的造物主狠狠地揍他两拳,因为也只要再过两天,出老拳的力气估计也没有了。


  

他只是个电竞选手而已。


  

为什么要让他来这里?...


mud flow(2)

西部世界设定

前文走着(1)

————————

06

    在马上飞驰的感觉很令人困惑——与颠簸、自己快要散架的骨头无关,是眼前略过的景带给他的体验——不属于他的却固执地钻进他的脑神经,留下浅浅的印记又迅速离开。抓不住的浮游。


  周泽楷舔了一下嘴唇,这是他思考时下意识的小动作。眼下正要前往那两个男人给他指的酒馆,在荒漠里闯荡了一个月,他只想醉倒在最醇的朗姆酒液里,将呈在他面前的寒酸的黑面包或者惹人垂涎的烤到金黄色泽的火鸡扫荡干净,然后在洁净的床上好好睡一觉。


  

  然而他终于意识到不太对,这条路上渐渐荒凉,路边有一头毛色黯黄...

嘻嘻去无人问津的大号逼逼完了,轮到小号啦。           小号就讲2018想干什么呗。
立个大大的flag
2018要写一篇小说,完整的小说。垃圾没营养小说。
原创,长短不定。
哎我这么爱瞎逼逼的一人
就逼逼叨叨到小说里去呗。
不然以后都忘了,没有历史记录可以翻阅啦。
就写我自己。
完完全全写我自己。
写我是如何丧,如何卑什么的。
应该不会有人看的啦。
不管。
我不是对追逐存在感有无比强的执念嘛
就写出去。
最旮旯的东西公之于众
好不好另说
小说结局是怎样无所谓
这样总有存在感了吧。
我觉得这个想法阔以。
牙齿掉光时候可以指着...

段子

段子1
喻文州深深地看了一眼周泽楷,望天台下深红操场白色霜,吟台词:有一支箭射入我心脏。
并不记得这句台词的周泽楷:“呜呼?”

满心窝盼丘比特给某人开窍的喻文州:…………                  
喻文州:可以说是哀哉了。

段子2
周泽楷在空间里转发了条说说
“12.00后第一个给我打电话的人可以问一个问题,不管什么都如实回答。除了qq密码”
第一个打到周泽楷电话的人是喻文州。
毕竟叶修被在他身上寄予厚望的导师拎去没...

1/2

© 偷一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