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周用的号
不定期失踪

关于

【喻周】怎样(上)


01
所以你是一种怎样可爱的男孩?
喻文州坐在床边,蜷缩成一团的大男孩在梦靥里颤抖,齿缝里抖抖嗦嗦出一点梦话,听不真切。
并不是不好奇他在伊甸园里会跟嘀咕什么跟谁嘀咕,只是这种诱惑,喻文州从十年前起就明白,那是不容置喙的禁果,是他承担不起责任的禁果。
喻文州想了一想,终究还是俯下身去,干涸的嘴唇碰了那个大男孩光洁的额头。
仿佛尝到了甘露。
他站起身,捋顺了西服刚刚生出的褶皱,就像是他将这个大男孩即将抛之脑后的动作一样熟练,而在内心生不出半点波澜。
即便是甘露,他们还是会从此匆匆在这个繁忙的城市分开,此后成为注定的异面直线。
不相交,不平行。

02周泽楷睁开眼睛。
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昨夜漫出房间的暧昧,他清楚地...

【all周】敲门(5)

废了废了废了

第四章

第一章

————————

  喻文州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非要凑这个热闹。

  一帮名牌大学的大学生,像屁股上插了几根彩羽的雄孔雀,开屏给无动于衷的周泽楷看。

  多幼稚!

   人类之所以进化成人类不就是因为克服了原始的本能,用头脑来支配自己的行为吗?他们现在简直就是在腐化自己的理智。

  然而喻文州还是参与了进来。

  是进是退,就看着一遭子吧——周泽楷这种香饽饽,可能不那么适合他。就当最后疯一次。

  

  

  周泽楷实在已经不太耐烦,外面的众人把敲门当敲鼓,他其实跟他们也不过是一年左右的交情。

  他沉下心来想想,其...

【all喻】鸟群还未起飞(上)

(一) 01喻文州照例穿过那个小花园——一条看上去没几人知晓的捷径,虽然从这走要翻过算不得很高的铁栅栏、衣角沾上几滴晨露。


  花园里的铜质雕像——那是只不明寓意的飞鸟,翅膀折着,以一个扭曲的姿势卧在积年疯长的草丛中,铜绿是几乎爬满身的。是年久还是疏于打理的缘故,喻文州在最初发现这个花园的时候还歪着头探究过许久,艺术门外汉不知什么印象派和浪漫主义,于是问题被搁置到沾满灰尘的角落,终于不再被忆起。


  他刚刚从漫天飞永远着不了地的工作中脱身,天色渐暗。


  风是很凉很凉的了,加上头顶叶纷纭着飒飒,他裹紧了衣衫。


  可惜还不那么想回家,喻文州想到一个彼昔光明温暖的轮廓,眸...

江苏考卷:语言
拒绝写完,提前交卷了!
        周泽楷一如既往地沉默着,而黄少天正在锲而不舍滔滔不绝地向他展开攻势,试图用亲身行动来展示语言的妙用和巨大的影响力。
  然而似乎有些失败——在闷葫芦身上收到的挫折简直超过了挫折的意义本身。
  “语言丰富生活,语言诠释生命,语言传承文明!一切都可以通过语言来解读,只要我们人能够凭借想象到达的边界,我们就能用语言来指代它们,没有语言,就相当于砍去了鹰的翅膀!周泽楷你想想,你为什么不试着多使用一下这伟大的自然赋予人类最最有力量的武器?说话呀周泽楷”
   ...

那个。。。。关我的小可爱们,打扰了

我想问一下假如我那篇mud flow 里面写到小周大开杀戒

(杀的是跟真人别无二致的仿生人)

会不会算ooc

是没有理由,属于释放天性的那种

写着有点怕。。。想改但有朋友说还行啊

参考下意见,求评论!

mud flow(3)

大概是个长篇

 本章讲设定,没有任何实际情节推动,诸君自便。

长久未更,属于复键,还请见谅 

11


  周泽楷是这个乐园的顾客——乐园是人类的乐园,即使这里的仿生人容貌与人类别无二致,他们却都只是待宰割的羔羊而已,顾客有着无上的权力收割走他们的“生命”。


  毕竟,他们是没有生命的。


  这是许许多多怀着所谓“仁爱之心对待机器”念头最初激烈反对乐园概念的人们,被极有远见的乐园管理层邀请他们入园实际调查之后,所强调的一个理念。


  乐园的全称叫荣耀乐园,在2092年进入人们的视野,那一刻起它就是璀璨夺目到所有国家的商业教科书都必须记载的伟大公司伟大项目。


  ...

喻队18岁生快!!!!!

同志们别指望喻周车了
不在这号上
并且…没有车…

还有三个半小时喻队生日…
我才码了三行字…
留下了绝望的泪水
要不码肉得了(这个应该还快点…)

all周 what I've done(1)

  

(1)

“欢迎来到幻想空间,在这里,神赐予你一切。”

同样一个声音,在六个人的耳边回响,无垠的空间荒凉而苍白,不断重叠而来的声浪淹没了他们。

他们晕了过去。


第一天

傍晚


周泽楷

周泽楷在这里搜索了很久,还是没有发现一点食物的踪迹。


  

这里显然不是现实世界,依据梦中梦或许能够解释,但是他也不知道破解什么电影中才出现的清醒梦的方法。


  

最直观的感受只是:他饿了。


  

此刻他只想揪出这里的造物主狠狠地揍他两拳,因为也只要再过两天,出老拳的力气估计也没有了。


  

他只是个电竞选手而已。


  

为什么要让他来这里?...


mud flow(2)

西部世界设定

前文走着(1)

————————

06

    在马上飞驰的感觉很令人困惑——与颠簸、自己快要散架的骨头无关,是眼前略过的景带给他的体验——不属于他的却固执地钻进他的脑神经,留下浅浅的印记又迅速离开。抓不住的浮游。


  周泽楷舔了一下嘴唇,这是他思考时下意识的小动作。眼下正要前往那两个男人给他指的酒馆,在荒漠里闯荡了一个月,他只想醉倒在最醇的朗姆酒液里,将呈在他面前的寒酸的黑面包或者惹人垂涎的烤到金黄色泽的火鸡扫荡干净,然后在洁净的床上好好睡一觉。


  

  然而他终于意识到不太对,这条路上渐渐荒凉,路边有一头毛色黯黄...

1/3

© 偷一寸 | Powered by LOFTER